费用降级,是一种误读

原标题:“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近年来,随着我国发展阶段变化、生产结构优化和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增强,消费结构持续升级。不过,由于今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放缓。有人认为,这是“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表现;更有网友把某品牌榨菜利润大幅增长、某网购平台“走红”作为“消费降级”的“证据”。

近年来,随着我国发展阶段变化、生产结构优化和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增强,消费结构持续升级。不过,由于今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放缓。有人认为,这是“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表现;更有网友把某品牌榨菜利润大幅增长、某网购平台“走红”作为“消费降级”的“证据”。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近年来,我国居民消费无论是实物消费还是服务消费,总体上都处于持续升级态势。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

其实,所谓“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论调,是与当前事实和走向预测不相符的。

其实,所谓“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论调,是与当前事实和走向预测不相符的。

图片 1

从消费的规模扩张看,当前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规模已经十分庞大,单月规模已超3万亿元,在这样的高基数下,增速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而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只是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实物商品消费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的服务消费部分。

从消费的规模扩张看,当前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规模已经十分庞大,单月规模已超3万亿元,在这样的高基数下,增速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而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只是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实物商品消费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的服务消费部分。

今年以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与往年同期相比明显放缓。数据显示,除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10.1%外,其余月份的同比增速均为个位数,与往年两位数的增速形成了鲜明对比。有人认为,这是“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的表现;更有网友把某品牌榨菜利润大幅增长、某网购平台“走红”作为“消费降级”的“有力证据”。

从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国际经验表明,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城乡居民一般会从基本的吃穿消费向发展和享受型消费倾斜。

从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国际经验表明,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城乡居民一般会从基本的吃穿消费向发展和享受型消费倾斜。

其实,所谓“消费疲软”和“消费降级”是一种误读。

拿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来说,吃穿用等传统消费加快提质升级,各地超高清电视、智能手机、智慧家居用品、绿色家装材料、汽车等升级类商品销售红火;新兴消费亮点纷呈,旅游、看电影、观演出、逛博物馆、泡图书馆等逐渐成为节日消费新时尚。这些变化既是消费升级的缩影,也是驳斥“消费降级”论调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拿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来说,吃穿用等传统消费加快提质升级,各地超高清电视、智能手机、智慧家居用品、绿色家装材料、汽车等升级类商品销售红火;新兴消费亮点纷呈,旅游、看电影、观演出、逛博物馆、泡图书馆等逐渐成为节日消费新时尚。这些变化既是消费升级的缩影,也是驳斥“消费降级”论调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目前,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庞大,单月规模已超3万亿元,在这样的高基数下,增速不可能长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而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实物商品消费的重要指标,并不能反映最终消费支出中的服务消费部分。近年来,我国服务消费快速增长,在整个消费中的比重明显上升。因此,简单地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放缓解读为“消费疲软”,不符合实际。

由此可见,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消费变化反映的是总体消费水平和发展趋势,不是通过研究个别商品销售状况就能得出结论的。

由此可见,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消费变化反映的是总体消费水平和发展趋势,不是通过研究个别商品销售状况就能得出结论的。

同时,还要看到,消费是一个慢变量,往往会受到经济、社会、心理、文化等多种因素影响。从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商品和服务供给体系逐步升级,消费结构必然相应改善,消费升级是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制约消费扩大和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仍然比较突出,重点领域消费市场还不能有效满足城乡居民多层次多样化消费需求,监管体制尚不适应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迅速发展,质量和标准体系仍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还未能有效发挥作用,消费政策体系尚难以有效支撑居民消费能力提升和预期改善。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制约消费扩大和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仍然比较突出,重点领域消费市场还不能有效满足城乡居民多层次多样化消费需求,监管体制尚不适应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迅速发展,质量和标准体系仍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还未能有效发挥作用,消费政策体系尚难以有效支撑居民消费能力提升和预期改善。

从国际经验看,在解决温饱问题后,城乡居民一般会从基本的吃穿消费向发展和享受型消费倾斜。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居民收入持续攀升,人民生活温饱问题已解决,正快步迈进全面小康。在这一进程中,我国居民消费从之前明显的模仿型排浪式特征,发展到今天个性化、多样化渐成主流,保证产品质量安全、通过创新供给激活需求的重要性显著上升。

因此,我们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应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顺应居民消费提质转型升级新趋势,依靠改革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实行鼓励和引导居民消费的政策,从供需两端发力,积极培育重点领域消费细分市场,全面营造良好消费环境,不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引导形成合理消费预期,切实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因此,我们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应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顺应居民消费提质转型升级新趋势,依靠改革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实行鼓励和引导居民消费的政策,从供需两端发力,积极培育重点领域消费细分市场,全面营造良好消费环境,不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引导形成合理消费预期,切实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具体来看,近年来我国居民在衣、食、住、行等领域都出现了明显的升级态势。在衣着消费方面,人们更加注重服装的质地、款式和色彩搭配,名牌化、时装化和个性化成为人们的共同追求;在食品消费方面,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比重)为29.3%,比1978年下降了34.6个百分点,而且城镇和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双双下降;在居住消费方面,许多家庭告别低矮破旧、设施简陋的住房,搬进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楼房,居住条件明显改善;在交通出行方面,城乡居民出行方式相对单一的局面已彻底改变,交通通信支出不断增加。

此外,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居民休闲时间的增多,城乡居民对教育、文化、娱乐等发展性消费的投入不断加大,其能够享有的医疗等公共服务水平也在稳步提高。由此可见,无论是实物消费还是服务消费,总体上都处于持续升级态势。

也有人认为,方便面、榨菜等产品的热销,以及网购平台兴起后大量价格低廉商品流入市场特别是进入农村市场,消费并没有升级,而是在“降级”。

其实,把个别商品的热销作为判断消费降级或升级的依据,是不科学、不严谨的。消费升级一般是指各类消费支出在消费总支出中的结构升级和层次提高,反映的是总体消费水平和发展趋势,显然不是通过研究个别商品销售情况就能得出结论的。

至于网购平台兴起后,不少价格低廉的产品流入市场特别是农村市场,这一方面是由于借助网购平台,商品供给更趋多元化,卖家竞争更激烈,商品价格更透明,客观上带来了价格下降,消费者恰恰是受益者。因此,消费者选购价格低廉的产品,并不意味着“消费降级”,反之也未必是“消费升级”。另一方面,过去我国农村地区受物流体系欠发达等因素影响,农村消费者可选择的商品有限,对于品质较差的产品有时只能被动接受。如今,网购平台兴起,基础设施和物流体系更加完善,加之收入水平提升,广大农村地区的消费者也会货比三家,选择性价比更高的产品,这正是消费升级的外在表现之一。

当然,当前我国居民收入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商品和服务供给存在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消费的市场环境仍有不尽如人意之处。因此,仍应打好政策组合拳,既要想方设法增加居民收入,也要积极创造公平有序、安全舒适的市场环境,提高商品和服务的供给质量,为个性化消费提供更多选择,让广大消费者敢于消费、乐于消费、安于消费。

(责编:渠丽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